喝牛奶長大的「上渚滑豬」─「MIRUTON HOUSE的商品製作

你知道除了有用MOORU溫泉水與乳清飼養豬之外,在北海道還有豬隻是喝牛奶長大的嗎?那就是在紋別所飼養的「上渚滑豬」。我們這次前往了以酪農業為基礎,使用自家原料製作商品的「喜多牧場MIRUTON HOUSE」!
 
 
 

試試看在牛舍裡面養豬吧!

MIRUTON HOUSE想要在市場上提供用牛乳飼養的豬,於是在2013(平成13)年5月於紋別市上渚滑町開設了直營店。供應來源的喜多牧場裡飼育了大約共780頭左右的母牛與小牛,是大規模經營的酪農家。
而這次為筆者進行介紹的是與丈夫喜多俊晴先生一起進行商品開發的喜多由美小姐。
 
 
 
 
喜多牧場從2009年開始在鄂霍次克地區挑戰豢養喝牛奶長大的珍貴豬隻,為了區別出與之前所推出來的豬肉商品的不同,他們所採行的方式是「加入牛奶來餵養的豬隻」,而在之前從沒有人這樣做過。
 
其實剛生產完的母牛所分泌出來的初乳,不論營養價值有多高,根據生牛奶標準規則,剛生產完五天內所分泌的牛乳都是「不合標準的」,而且即便符合標準,基於生產後,身體會進行調整的關係,母牛也有可能無法分泌出生乳,為了將這些以前被廢棄的東西作為「資源」來有效利用,「雖然沒有養豬經驗,但說不定可行!」的喜多夫婦便開始付諸行動,並與各式各樣的人們一起努力,而後所得到的成果就是「上渚滑豬」。
 
 
 
 
而喜多由美小姐也特地為筆者展示了牛舍,而映入眼簾的是超過200公尺的超長直線型牛舍!「都是用貸款而慢慢建好的結果」由美小姐苦笑地說。
遠處的牛隻看起來很小,真是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象。在這裡,每隻牛的後腳都裝著測量器,能夠直接把牛隻的運動量、身體狀況、與泌乳量的資料直接送到辦公室的電腦裡進行個別管理,同時也這裡販賣剛擠出來的新鮮生乳、牛奶、冰淇淋和起司。
 
 
 
 
而4年多前,喜多牧場利用了一部分的牛舍,在外頭圍了電牧柵欄,作為豢養豬隻的地方。一般來說,養豬都需要使用維他命和抗生素等藥物來維持良好的身體狀態,而專門醫治牛隻的獸醫在剛開始時也威脅說:「豬隻的身體很弱喔!如果生病的話,我們這裡是沒有辦法醫治的喔!」。而喜多目場選擇讓豬隻們夏季在屋外活動,冬季則在寬廣的豬舍裡走動,而此方法竟意外地令牠們感到放鬆。而他們也將玉米飼料加入牛奶給豬隻們食用長達半年,發現豬隻們能夠不生病且健康地長大。
 
喜多牧場的MIRUTON HOUSE店鋪會一邊觀察著店內的庫存數量,將已經達到肥育基準的豬隻出貨。先在東藻琴的工廠處理之後再將豬隻送回公司加工後在店內販賣。這些用牛乳飼育而大的上渚滑豬在紋別附近受到了許多客人的好評。
 

 
 
 

在生產地品嚐到的喜悅

筆者從豬舍移動到店鋪裡面後,接著就是來享用美食!在直售店鋪MIRUTON HOUSE裡面,不論是午餐還是甜點,用的都是自家所生產的牛、豬肉和乳製品。豬肉的瘦肉相當有嚼勁,可以感受到野生的口感,而肥肉像是要融化般的輕盈感。而喜多牧場的霜淇淋也同樣地佳評如潮,製作原料為生乳與砂糖等等、採用義大利的carpigiani製冰機來減少黏稠感,機器擠出來的霜淇淋就像是夏天和菓子一樣具有爽口的甘甜滑順口感。
 
 
 
 
 

發想來自於「簡單、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

喜多牧場一邊進行大規模經營,一邊依照自己的能力挑戰農業6次化(從豢養、加工、流通到販賣等全部一手包辦)。開端是看到了東京農大鄂霍次克校區要舉辦「鄂霍次克商品製作、商業地域創成學院」的相關新聞,而看到訊息的由美小姐因此申請了這個課程,並從中學習到了行銷、商品製作等等相關知識,也結交到了各式各樣的朋友。「北海道與農業協會以及國家提到農業6次化總是建議大規模進行。但是光是要還錢在經營上就相當痛苦。所以我反向思考進行小型的商品化。「就算剩下的話自己吃掉就好了』這樣的感覺」。
 
 
 
 
 
 
由美小姐跟我們說:「還只有酪農的時候,我的職責就是事務處理與育兒。大規模化之後,牛舍就像是被機械取代的有牛的”工廠”,也會盡量注意讓小孩不靠近機械。家裡雖然是酪農業,但是卻沒有讓小孩太接觸到動物。現在因為直接販售飼育豬肉的商品,為了販賣給客戶而提供新鮮豬肉的用意似乎小孩子也用他們自己的理解觀點來學習著。」
 
 
 
 
花了許多功夫且不浪費任何資源,喜多牧場用他們品質良好的生乳、肉為原料,MIRUTON HOUSE正挑戰著各式各樣的魅力商品!
 
 
 
 
※這次所介紹的商品價格都是以本次採訪(2014年2月22日)時的價格為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