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管閒事的札幌書店老闆。KUSUMI書房「久住邦晴」先生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在住處鄰近的書店內看到「中學生就讀這個吧!」展示專區?從札幌市內書店開始的活動,現在正開始向外蔓延擴散著。而最先開始設置這個展示區的則是札幌「KUSUMI書房」的代表-久住邦晴先生。
 
 
 
 
「外商的擴展、教科書的銷售等歷史環境的改變。正想在環境嚴苛時想要做些改變的時候,卻因為地鐵線路的延長(※), 琴似區附近開始變得人煙稀少。即使嘗試了各種方法,但對於書店的經營仍舊回天乏術,因此在2003年的9月曾考慮過歇業」久住先生這麼說著。
 
 
 
 
「外商的擴展、教科書的銷售等歷史環境的改變。正想在環境嚴苛時想要做些改變的時候,卻因為地鐵線路的延長(※), 琴似區附近開始變得人煙稀少。即使嘗試了各種方法,但對於書店的經營仍舊回天乏術,因此在2003年的9月曾考慮過歇業」久住先生這麼說著。
 
 
 
 
 
但,就在當時,久住先生想到了一個出人意料,讓書店起死回生的大妙招。
「在探尋各式各樣的書時,發現了一本名為『集客術(人を集める)』的書。好!那就試著做這個吧!我這樣想著」。
 
於是,久住先生開始做的是「為什麼!滯銷書籍展示區」。書店做的是書籍的買賣,那「賣不出去的書,是為什麼呢?!」,在這麼想同時,也開始將這些滯銷的書籍聚集起來,使之獨立成為一個展示區!用人意想不到的思考方式當做話題逆向操作,結果在2003年10 月的秋天,因為遇上了日本的讀書週,新聞、電視都爭相前來報導。
 
 
 
 
 
 
「這是一個相當大的熱潮,聚集了非常大量的人群,當然書也賣出去了。不僅如此,在東京也成為話題,岩波書店的人前來,並這麼說:『我們家的書是最滯銷的,請務必將我們的書放進此展示區中』。結果在第3次的滯銷書籍展示區中,岩波文庫共賣出了1,407冊。並不光是陳列書籍而已,而是相當執著於全冊都要齊全」久住先生這麼說。
 
 
 
 
 
 
KUSUMI書店,為了滯銷的岩波文庫書籍,開始使用店內朗讀的方式幫助銷售。這是從傍晚5點開始20分鐘的時間,運用店內的廣播進行朗讀。第一次是夏目漱石「少爺」,最先開始是由久住先生親自朗讀,結果提出「我也想要讀讀看」自願者們開始排山倒樹而來。直到現在,每週五的下午3點開始,由自願者們的朗讀仍然持續著。
 
 
 
 
因為設置了有趣的展示區、書籍朗讀…等各式各樣的活動,「我終於了解,也體驗到如何用文化聚集人群」久住先生如是說。也因此,久住先生運用為書籍發想各式主題的集客術,開始了接續的展示區主題—「中學生就讀這個吧!」。
 
 
 
 
這是由KUSUMI書店開始的活動。不久之後,則成為札幌市內書店的聯合企劃,從道內開始擴散,最後終於也蔓延至道外的書店了。
 
 
 
 
但是,因為出版業的不景氣,再加上大型書店進駐…等等經濟情勢的影響,KUSUMI書店再次陷入存亡危機當中。為此,久住先生再次開始積極著手發想新的方式,那就是由群眾募資(Crowdfunding)的「ShootingStar」。這是指透過網際網路,招募自願支援的人們一併完成KUSUMI書店的新計畫 —「想打造一個能給予滿滿希望和夢想的『奇跡書店』」。
 
 
 
 
 
 
「『奇蹟書店』,首先預計是打造以中學生為導向的展示書架開始,同時也是今年5月的目標。我相信閱讀書籍就能擁抱夢想和希望!因此,我想向現今懷抱著滿滿夢想和希望的中學生們傳達這個訊息。書本,具有創造奇蹟的力量!」
 
最後,試著向愛管閒事的書店爺爺問道「對於非常喜歡北海道的人們,"如果想要更認識北海道就讀這個吧!"這樣的話,您有什麼推薦的書籍呢?」
 
 
 
 
推薦久保俊治著作的「打棕熊(羆撃ち)」(小學館文庫)、 渡邊一史著作、並木博夫攝影的「北の無人駅から」(北海道新聞社)這2本。「特別是『北の無人駅から』這本,因為是車站相關的故事,一旦對鐵道了解了,那對北海道的歷史也會更加清楚。」久住先生掛保證。
 
即使KUSUMI書房有好幾次都面臨了要停業的危機,但憑藉著書本的力量,和愛書同好的力量一路走到了現在。這是札幌書店爺爺所創造的奇蹟,請全國的國民一起關注!日後,日後若有機會來到札幌,請務必到大谷地的KUSUMI書房去拜訪一遭。這裡設有許多讓書迷們愛不釋手的展示區,等您一回神時,可能兩手已經抱滿像山一樣的書本了。

另外,在KUSUMI書房的琴似舊址,現在則是成為以舊書和咖啡為主的BookCafe・Gallery「蘇格拉底的咖啡(ソクラテスのカフェ)」,在這邊也舉辦著各式各樣以書本為主題的活動。
 
 
※1999(平成11)年2月,札幌市營地下鐵東西線從「琴似」車站延長至「宮之澤」車站。使地鐵的西端終點站從原本的「琴似」車站,成為「宮之澤」車站。